Menu

在哪里可以下载破解版应用

身为谢家的供奉,对自家的主子肯定是最了解的,甚至比起莫绍军来知道的还多,对于他身边出现的温乔,除了好奇以外,还带着一抹恭敬之意。

能收服他们家大佬的那能是普通人吗,所以必需得恭敬。

他家大佬本身就是个护短的人,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个媳妇,瞧大佬那重视度,就知道大佬有多珍视这段感情,有多珍视他媳妇。

而身为属下,却在这个时候提出一个自伤的法子来。

大佬不怒才怪。

晋元无奈苦笑,他这是得多大胆啊,才敢这么作死。

本来晋元都已经做好了被大佬惩罚的准备了,却不想,那位一直不怎么说话的正主,轻轻一拽,刚刚还杀气四溢的大佬瞬间变成了家猫,瞪了他一眼后,转手甩给他一份资料。

“你试着招一下这个人的魂魄。”

这是谁?

晋元满脸疑惑的打开资料袋,拿出了里面的资料,只见首页上的一身穿具有年代感的旗袍的年轻女子,正依在一位长相妍丽的身着黑色西装的青年身边喜笑颜开。

然后接下来便是年轻女子的资料。

“——温淑仪?”

你的模样

莫名竟觉的有些熟悉,但是任晋元翻遍了记忆也想不起这人是谁来。

“温淑仪?你从那里得来的资料?”

听到晋元念的名字后,温乔错愕的看向谢臻,表情相当的意外,谢臻的表情相当的纠结,只道了一句,“我有独特的查找方式。”后,就赶紧的让晋元开始,一脸怕温乔追问的架势,让温乔忍不住多瞅了他几眼。

晋元没的看到这两人之间的眉眼官司,收到了谢臻的命令后,再顾不上其他,立索的便再次开始了招魂。

还是一样的程序,第二次做起来,晋元的速度更快了。

当阴冷的感觉再次袭来的时候,在符阵的中间终于发生了变化,空气扭曲了两下后,就像是无形中被人撕开了一道缝隙一样,一道透明的人影,像是纸片人一样被拖拽而出,看模样,像是个美貌少妇,不过二十三四岁年纪,肤白如新剥鲜菱,嘴角边一粒细细的黑痣,更增俏媚、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,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,螓首蛾眉。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

她有着长至腰际的卷发,赤着一双小脚,被拖拽出来的时候,脸上明显的带着茫然和呆愣,直到她的目光对上了温乔,那张麻木仿佛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眼睛这才突然灵动了起来。

下一秒便向温乔的方向跑去,但是却未能成功,就像是有什么力量在束缚着她一般,只是那么稍微动一动,都会给她带来极大的痛苦。

原本模样正常的少妇,仿佛察觉出了什么一般,目露恐惧,然后很快,她的脸色突然开始发青,眼睛也跟着微微凸起,皮肤开始崩裂,她倒在血泊中,却依然始力的向着温乔的方向伸手,

“乔乔,乔乔,记住我的话,你要小心温忠平,更不要相信他家人的话,去找你大舅云清……一定要记住我的话,去找你大舅……啊……”

少妇看向温乔的目光极为不舍,好像是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说一般,可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见她身后的裂缝里伸出来一只布满青筋的大手,如闪电一般的拽住了她的长发,猛的往后拽,而后少妇就像是断了片的电视剧一样,开始扭曲……

“你是谁,你认识我,你别走……”

温乔反应过来后,猛的向着少妇冲了过去,然而不管她做再多,再怎么想要抢下少妇都是徒劳,因为还没有到凝神期的她,是被晋元开了天眼才能看到鬼的,不会玄术的她,甚至连触碰到对方都做不到,只能看着自己的手一遍又一遍的从少妇身上穿过,除了感觉到刺骨的冰冷外,什么也抓不到。

“谢臻,快,你快帮我拦下她,快,她好像很痛苦。”

慌张无措间,温乔终于想起了谢臻,拽着他的手努力的把他往少妇的方向推。

然而谢臻却什么也做不了。

温乔不懂玄术,谢臻同样不懂这方面的道道,想要拦下对方,就只能动粗,但是温淑仪的魂魄显然不对劲,好像随时处于一种崩溃状态,他怕自己如果真出手的话,加速温淑仪魂魄崩溃的速度。

有的时候,力量太强,也会束手束脚。

而他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。

谢臻将慌了神的温乔揽在自己的身边,尽量的护着她离开阴气聚集处,“乔乔,你放心,有晋元在那,他知道怎么做。”

温乔终于恢复了几分理智,也知道这个时候急不得,她们什么也不懂,这样贸然上前,只会碍事,帮不了什么,鬼魂一类的,还是需要有专业人士来处理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“对,晋元,还有晋元。”

而被他们寄予众望的晋元此时却是处于困境中。

“不好……”

早在温淑仪的魂体开始发生变化的时候,晋元意识到不对开始做出相应的处理,手势倏然一变,配合着脚步,想把温淑仪的魂魄留下来。

道家讲太极生两仪,两仪生四像,四像生八封。

晋元踩的步法,就叫太极阵,共有八八六十四个行步落脚点,对应八卦的八八六十四之数,分为八乾、坤、震、巽、坎、离……等八门,每门生八变,取五行相生之道为向,以四像镇方位引四像力量,结决为印,配合八卦方位,可以随意转化,以达到将对方困在方寸之地的目的。

以往晋元每每施展这一阵法的时候,总是手到擒来,所以他自信满满。

然而,人有失手,马有失蹄,对方道术可能不如他好,但是却会不少旁门左道的法子,温淑仪的魂魄没留下不说,还狠狠的载了个跟头,对方显然精通替身类的法术,最后人没留下不说,温淑仪的魂魄也被对方给带走了,他的困阵之中只留下一尊一碰就碎的瓷娃娃,咧着嘴露出诡异的笑容,仿佛在嘲笑他的失利一般。

“靠——”

丢脸,丢大脸了,晋元黑着一张脸,简直无颜面对温乔和谢臻。

“对不起……人没留住。”

谢臻没好气的瞪了晋元一眼,脸色也是相当的不好,不过幸好,他还有后手,谁也没有注意到,在温淑仪被拽走的瞬间,两道灰黑色的影子被谢臻甩出,顺着晋元阵法的缝隙,钻了过去,而后顺着温淑仪的衣摆粘了上去,然后跟着温淑仪一起被那只大手给拽了回去。

果然,靠人不如靠已,属下什么的,稍一放松,就会变成坑货。

特训,特训,必需特训,要不然,他这脸真就要丢尽了,亏的刚刚他还在媳妇面前夸下海口,结果这家伙扭头就不争气。

晋元被谢臻瞪的大气都不敢喘,只能将求救的目光投向温乔。

而原本慌乱的温乔,这个时候已经镇定了下来,安慰晋元道:“没关系,错不在你。”

是她蠢才对,连温忠平是死是活都没有搞清楚过。

温乔这个时候已经无法再称呼对方为爷爷了,一切事实都在告诉她,温忠平有问题。

狠狠的抹了一把脸,温乔努力的瞪大眼睛,不让自己哭出来。

她冲着晋元伸手道:“把资料拿过来,我想看看。”

“乔宝,一切都不是你的错,你只是一个受害者。”

早就知道资料内容的谢臻并没有阻拦温乔,只是伸手抱了抱她后,如此说道。

温乔点了点头,将晋元递过来的资料抱到怀里,抹了一把眼角后对众人道:“我想静静,你们……”

“我们理解,理解,乔乔,千万别伤心,你还有我们这些朋友那。”

看不到鬼魂的莫绍军就像是看了一场尴剧,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还是从温乔他们三人脸上的神色中看出了一二,很识趣的,转身下了楼。

而将臣什么话也没说,在定定的注视了温乔一会后,最终选择沉默跟在了莫绍军的身后。

身为僵尸王,他不像莫绍军一样什么都看不到,但是最终他却选择了袖手旁观,因为他真没想过晋元会那么没用……

但这明显的不是一个好理由,僵尸王将臣头一次感觉到了类似内疚的情绪,最后却因为不知道该如何解释,最终选择了沉默。

温乔想要静静,那就静静吧,虽然他理解不来,但是这个时候,只要听话就对了,不是吗。

“喂喂,你说,刚刚温淑仪真的出现了吗?你有没有听到他们说了什么。”

好奇宝宝一样的莫如军想要了解一下真相,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放到将臣身上,这是身为普通人的悲哀,明明事情就发生在眼前,可是却什么都没有看到。

温乔很难过,那个爱笑,能够做出天下最美味食物的谢二婶在难过。

这让莫绍军的心情也跟着坏了起来。

他想着,是不是搞清楚了到底发生了什么,就能帮助温乔一二,比起难过的温乔来,他还是喜欢永远都是笑着的谢二婶。

将臣一眼就看透了莫如军的想法,以前觉的这人挺聒噪的,身上下都是缺点,但是现在么……虽然还是很讨厌,但是总归顺眼了那么一点。

于是面对莫绍军好奇的目光,将臣第一次说了一回讲故事的人,将刚刚发生的事情,用着平淡的声音讲了出来。

“你一定是这天下最不会讲故事的人!”

一点气氛都没,听的让人莫名尴尬,一点也不能感同身受。

默默的吐糟了一番的莫绍军很快便皱起了眉头,追问将臣道:“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把人……咳,不对,应该说是魂,抢回来吗?”

欺负人的时候妙招不断,没道理修理人的时候,就束手无策了啊。

虽然还不是很清楚将臣的真实身份,但是这疲将臣当做手办娃娃装抢过的莫绍军,莫名觉的对方很强,不应该这么菜才对。

“因为……有人已经出手了啊,我为什么还要去强出头?”

谢臻最手的那一手,瞒的过温乔,瞒的过晋元,却瞒不过将臣的眼睛,虽然不知道谢臻为什么现在不说,但是总归有他的原因,身为一个外人,他就没必要多嘴了。

沉眠近万年的僵尸王,虽然依然不怎么理解人类的想法,但是总归懂了一些人情世故,他还不想跟谢臻打架,所以,这个时候闭嘴,才是最好的做法。

莫绍军眼睛一亮,追问道:

“呃,谁出手了,是不是谢二叔?”

将臣摇了摇手指,“嘘……有的事情,知道了没必要说出来,懂?”

莫绍军一副仿佛得知了什么大秘密的模样,连连点头,“嗯嗯,明白。”

不就是男女朋友之间的那点事吗?

肯定是谢二叔又醋了,不想让别人管二婶的事情,所以将臣才会识趣的不播手。

说起来也是,要是将臣在温乔的面前表现的太好,不给谢二叔表现的机会的话,以后就没法在温乔这里混了。

就像是他一样,起先没有意识,可着劲的刷温乔的好感度,结果就被谢二叔给迁怒了,动不动的就把他扔出小楼,唉,恋爱中的男人啊……啧啧,总是那么不可理喻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楼梯上再次响起了脚步声,两人回头就见晋元丧着一张脸正从楼上下来。

下楼的晋元同样也注意到了他们,眼睛瞬间亮不起来,三两步的就跑到了他们身边道。

“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那?有没有吃的,好饿……我今天晚上还没吃饭就被大佬催着准备,本来想着完事后敲大佬一顿大餐的,结果现在做错了事,不被责怪就已经不错了,那还敢找大佬要吃的,再这么下去,我就要饿死了,你们能不能给我点吃的,没有吃的给我介绍一个吃东西的地方也行啊,我以前没来过X市,对这边不熟。”

更何况现在都已经零点过后了,除了那种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快餐行业以外,只怕少有饭店在这个时间点还开门的,想要尽快填饱肚子,抓瞎的晋元就只能指望着眼前这两人靠谱了。

靠谱……不存在的。

虽然温乔并不介意晋元的失利,但是不代表莫绍军和将臣也不介意,有一个词——叫迁怒。

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在哪里可以下载破解版应用

标签:

Related Post